墨轻绾

有你们的地方,就是我的江湖。

梦里不知身是客

占tag致歉。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相似的经历。

总之很难过,却没有什么用啊。

他们都已经走了,再也没有人愿意那样宠着我了。














自五月初入江湖,如今已有六月余了。中途也曾因故离去,但至今——我还是在这江湖之中,继续我的故事。

可陪我写故事的人,却不是当初的那些人了。现在忆起他们来,不过叹一声“故人已远”,又或许惜一句“不复当年”,再没有那时半分神采飞扬。

第一个跟我交换QQ号码的小姐姐是白告,她也走了三个多月了。但我一直记得她,因为她是我在这江湖里的第一个亲友。

消夏节活动的时候,我在金陵碰到过不少有趣的少侠,其中包括我的两个小徒弟和其他的一些亲友。如今剩下的人也就只有那么几个了。也是在那时候,我唯一的师父,连再见也没留下,便弃我、弃这江湖而去了。从此岳帜名此人销声匿迹,只余一个灰暗的头像静静地躺在我的列表里。而我很清楚 ,它再也不会亮起了。

后来有一些召唤故友的活动,我也从满怀希望到彻底绝望。所谓睹物思人,也不过是召唤出一具冰冷的“尸 体”。看着它,再忆起当年的同舟共济,非但未有慰藉,反而徒增伤感。

江湖里又陆陆续续走了一批人。清理列表的时候才发现,还亮着的头像真的不多了。整个列表,一百多人,只剩下那么十几个,还行走在这片江湖。

八月末,我在江湖消失了整整半个月。再归来时,江湖依然热闹着,从不肯为某一个人的离去而停留一会儿。也许江湖就是这样冷漠,我却偏偏贪恋它的热情,也贪恋那些美好的回忆。

我记得中秋有个家宴活动,我最爱把家宴桌摆在金陵的城楼上或是酹江月外围无人的小亭。那时候阿爹和师兄们都还在,我也还是家里的小公主,每天半夜在声演坊放着《舌尖上的中国》,跟禾楚或者橘子笑笑闹闹,窝在阿姐或是兄长怀里一待就是很久。跟他们在一起,总是无忧无虑的。

可是永远回不去了。阿爹走了,师叔走了,师兄们也走了。整个家只剩下我一个人,而孤单恰恰是我无法承受的。

我到现在还留着当初的照片。中秋节当天,三张家宴桌,几十个亲友,那是来的最齐的一次,也是最令人难忘的一次。从那之后,相片里的人走了一个又一个,没有再见,更没有执手相看泪眼,走的是悄无声息。等十天半个月找不到人的时候,我才发现他们已经离去的事实。我忍不住去想,是不是我真的不够重要,连要一句再见的资格都没有?还是他们真的冷漠至此,几个月的相伴到头来只换得一句“那只是游戏,不必在意”?

的确,我们曾行走的江湖,以及江湖里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堆虚幻的数据。我们煮酒煎茶吟诗赏花的那些过往,也不过是大梦一场罢了。甚至我们的相遇都不该用萍水相逢来形容的,根本就是素未谋面,比素昧平生,都要不如。因为明明遇见了,却还不如从未见过。这么久以来,都像是活在梦中,而片刻贪欢过后,梦该醒了。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啊?

梦再美好,也只是梦。于一场虚幻中相遇并结下羁绊,有人能毫不留恋抽身而去,有的人却身陷其中不可自拔。他们傻吗?不傻。可他们偏偏甘愿溺毙于梦境——这难道不是一种无言的绝望吗?

于一场梦里遇见,注定是人走茶凉,除了见面不识,又还剩下些什么呢。梦醒之后,便都是可有可无了。

付出的情感也好,彼此之间的友谊也好,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即使是这样了我也还是忘不了——天天盼着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看看,哪怕只有一会儿也好。可我知道,没有几个人会回来了,没有几个人会回来的。

忆昔午桥桥上饮,座中多是豪英。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金陵城楼上的花依旧开的繁盛,却再无人陪我吹笛到天明了。

我的家也好,我的江湖也好,最终也只落得一句“就这样吧”。













梦醒了,我们能怎么办啊?只好拖着满身的疲惫和伤痕,咬牙坚持。

信念就是,他们一定会回来看看我的。

欲买桂花同载酒

占tag致歉。


写给我的兄弟姐妹们。


我会永远记住你们对我的好,不敢或忘。

















二零一八年八月末,该是金桂飘香的时候。

就在这个溢着甜香的时节,我遇见了一群可与我载酒同游的人。


没有戏剧性的开场,也没有浪漫的初识, 但遇见了就是遇见了。我们相遇于一场游戏,但它于我们又不是游戏,那里,我们称之为“江湖”。


而他们,区别于朋友,更不同于伙伴,他们是与我共同前行的——我的兄弟姐妹。


我的第一位兄长——北雪,是从一开始就陪伴我的当之无愧的大哥。我们的相识始于我在世界寻找陪聊,后来,不知怎的他就成了我的兄长。虽然全区都说他其实是个姑娘,但既然他说不是,我就依旧叫他兄长了。阿雪已经走了一个月,不过我并不为此而难过。可还是有些遗憾的,我的家,终究是不完整了。


第二位兄长阿裕,也是极温柔的一个人。与他相识也是在世界,不过那天我是在找情缘。我拒绝了他,但他说:“你可以把我当兄长的,我一样宠你”,那时候我就想,这个小哥哥真好啊。于是他就成了我二哥。说实话,他是真的很可爱。


三哥尤一,算得上全服的名人了。他是声演坊常驻副麦,会弹吉他又很会唱歌。那天他在世界问“有没有小姐姐给我当情缘啊”,我问他,不做情缘,做妹妹可以吗?没想到他真的答应了。尤一的嗓音很特别,好像有些沧桑,又好像很有活力。他唱出的歌仿佛有着魔力一般,奇异地能让人平静下来。总之我超级崇拜他的!


孤灯也是在世界认识我的。我在世界说想要个宠我的哥哥,他就说我可以当你哥啊。不过当我叫他兄长时,他居然问我“你不是说想要哥哥?”我愣了一下,说“是啊,兄长。”结果这家伙完全不知道兄长就是哥哥的意思……争论了一番之后,我心累地复制了一段百度百科甩给他,他才相信兄长等于哥哥这个事实。


其实橘子应该是我从小徒弟那里认识的。我们之前一直不太熟络,真正相熟,应该是因为那件事吧。那件事对于他来说算个相当大的变故了。我一直劝他也冷静,却忘了对另一个当事人加以劝告——那时候,我大概也是不相信他的吧。现在,要在这里向他说一句对不起。虽然兄长之中他排行第五,但讲实话,我一直觉得他就是来凑个数好完成我的梦想,毕竟他一点都不像个哥哥啊。


花烟姐姐呢,也是在世界认识的。然而在那之前我对她的印象一直“能带我去蝙蝠岛的大佬”。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才发现她是真的很可爱呀。我受了欺负,她会很温柔安慰我。说实话,花烟姐姐是真的很好很好。如果可以,我希望下辈子能做她真正的小妹妹。


说到我姐夫禾楚,他、和橘子,严格说来损友三人组吧。我们互怼的时候他们经常联合起来套路我!最开始我甚至分不清他们谁是谁。不过一起插科打诨的时候多了,也就很容易分清了。嗯,虽然我是很嫌弃他啦,不过既然是姐夫,他一定是很好才对!


还有魂停姐姐,虽然我们之前不太熟悉……不过我知道她是很温柔很热情的一个姑娘。我很感谢她对我的友善呐。


我很庆幸,能在最美的时节,遇上最好的他们。


希望有一天,我们真能坐在一起,推杯换盏、把酒言欢,回忆这江湖中的一场少年游。










希望这并不只是一个愿望。


也希望它不会永远是个愿望。


你们的兄弟姐妹们,还在身边吗?


应托东风辞吾友

感慨。

占tag致歉。

忽然想到故人已远,我们能做什么呢?

大概是努力记住我们的故事,然后分享给更多人吧。














初入江湖,第一个印象就是热闹非凡。

那时候,江湖里还有很多热情洋溢的少侠,每一位侠客都在这片江湖中过的恣意快活。

江湖中的风雨自然不会少,可美妙的回忆比风雨更多:每天都有新的少侠跟江湖说着请多关照;志同道合的伙伴们组成一个个大家庭 。江湖这个地方啊,天天都有许多新秀,所以每个人都在努力变强,每个人也都过的充实。

刚开始,我们都不太熟悉,大家都是刚开始修行的小白,凑在一起看看攻略,聊聊琐事,抱怨着生活的无奈,也期待着未来的光景,一切都在慢慢成长着。

随着我们的江湖日益成熟,少侠们也渐渐熟络起来。列表里的名字越来越多,交友圈子也越来越广泛,一片欣欣向荣之景。

可惜好景不长。渐渐的,因为开学、工作等种种原因,陆陆续续走了许多人。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吧,我们的江湖变的越来越冷清起来,有时甚至于沉寂——这个词原本不该用来形容江湖这样的地方。在我十几年的认知里,江湖都是风流潇洒、快意恩仇的,抑或者用其他热情而又美好的形容词才能展示它的风姿才是。但我确确实实在这里感受到了沉寂。

可是曾几何时,还有一群萍水相逢的,素未谋面的少侠,隔着千山万水,和我一同站在江南的柳下、金陵的桥头,看江湖中日升日落,也谈着今日去哪里饮酒。

是什么时候,我竟几乎孤身一人了?

我不知,亦无人作答。

好像经过了很漫长的时间的,又好像是一夜之间的事,列表一下子灰暗下来,再看不见当初鲜亮的色彩。

标注着“亲爱的们”的那一栏,已经变成0/10,而兄弟姐妹之中,也只余几人苦苦支撑。像我这样处于半a状态的也有,只是上线的时候越来越少,不知何时就会彻底告别吧。

活跃在声演坊的声演坊主也换了一批又一批,如今再进声演坊的界面,甚至于有些陌生——大多是些新的名字,最初的那些声演家们,现在还有多少在坚持呢?而还在努力的那些老牌坊主,公屏里又还有几个他们所熟悉的ID?现在跟他们聊天的副麦,还是曾经那些跟我们一起谈笑风生疯到半夜的少侠们吗?

还有我们,还在坚持的江湖中的侠客们,我们当中,却再没有一个人怀着当时传说里“一人撑起一个区”的壮志豪情了。说到底,江湖太大,而我们,实在是太累了。

熟悉的人越来越少,新入江湖的人更是越来越少——但那又如何?

那么多少侠的事迹、那么多的朋友伙伴、那么多亲如家人的兄弟姐妹们,还有这江湖中的每一个我们知道的故事和传说,只要我们还在,就还有人记得。

我知道还会有人离去,可总有人还在的。即便我们无法挽留要走的人,至少也要说一句“再见”,不光是为我们自己,也为即将离开的少侠,更为彼此之间的情谊、为这江湖,至少留下一点希望。

我们会牢牢记住曾经的美好吧。

或许某一天,我们也终将离去。

可那些美好的回忆,那些江湖中的嬉笑怒骂、故事传说,我们依旧无法遗忘。

所以,对还陪伴身边的亲友说一句“感谢有你”吧,也好好的对已经灰暗多时的头像道一声郑重的“再见”。

虽然只有两个字,但对于头像背后的那个人来说,它是一种荣耀,一种证明——它在告诉他们:江湖有你。

是的,江湖有你。

江湖还有我,有我们每一个人。

愿江湖永远记得,有许多人,曾经来过。














到这里结束吧。

江湖这么大,常回来看看。

江湖爱我们每一个人。

我爱我的江湖。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好久不见。

依然是感慨。

这是我的江湖,我们的江湖。






是夜。

推开窗,秋雨的凉意混着泥土的气息,争先恐后的涌进鼻腔。

大概是独自一人的时候总是爱胡思乱想吧。母亲前去赴宴,为远道而来的朋友接风洗尘。

走之前她带上了自己酿的清酒。

我就突然想到,如果把在江湖的这些日子比作酿酒,应当是极恰当的吧。

初入江湖时,我只有一坛新酿的清酒,只待时间的流逝赋予它清冽悠远的味道。

现在想想,最初的我完全无法想象——更不敢想象能拥有这么多极好的伙伴吧。

我很庆幸在刚开始摸爬滚打的江湖路上遇见了我的师父。我不知该如何形容在懵懵懂懂时有一个常伴左右的师父替我解惑的感觉,总归是感激又幸福吧。若真要细算,师父其实没教过我什么,甚至我们相处不到两周——但我只有唯一的这么一个师父,因为在这偌大的江湖里,他是第一个给我温暖的人。

他走之前连一句话也未曾留下,想必对这江湖毫无留恋了吧。但我还是想再见他一面,哪怕只有一面,也总好过 再也不见吧。

我的酒会越来越香醇的,那是时间的流逝所赠予的礼物。

然后就是我的阿爹和他的江湖悠悠。

有幸见证了阿爹从头疼先生到夜秋先生的过程,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

阿爹本身是个极温柔的人,连带着他的江湖悠悠、我们的避风塘,也是温柔而又坚韧。它的美好不必赘述——我相信每个人对家的评价都极高;我自然也不例外。而阿爹身为大家长,当然更是极好的一个人。毕竟,能组建这样好的一个家的人,又怎么会不好呢。

对于我来说,阿爹和他的江湖悠悠是会永远站在我身边的。即使我做错了事,他们也只会轻声提醒我不要踏上殊途;哪怕我身边众叛亲离,他们也会在我左右。

那是来自家的护佑。之所以用护佑这个词,是因为我的阿爹、我们的江湖悠悠,像是为我遮蔽风雨的守护神, 高大坚定,却又无比温柔。

我的那坛酒愈发醇厚了。隔着泥封,散着细细的酒香,又隐隐的有些甜味儿。

又想到我的兄弟姐妹和那些伙伴们。

我真的很庆幸身边有这样一群伙伴。像是一起出发的蒲公英种子,彼此扶持着,乘着风飞向未知的远方 。我们从素不相识到现在的亲如手足,竟只用了短短一个月,这无疑是令人惊异的速度,却又好像原本就该这样的。

我们之间无关风月,只念情谊。是不离不弃的同道者,更是在偌大的江湖中相濡以沫的伙伴。

我想我的酒快要酿成了。

那时候,我会与伙伴们一起将它打开,说着一起经历的故事,慢慢品尝着其中的辛辣甜蜜,和绵远悠长。

也许十年之后我们能得以相聚。

到那时,我愿温一壶酒,燃一盏灯,静候君临。






占tag致歉。

献给陪我一路走来的伙伴们,以及江湖里那些跟我经历相似的人。

也许我们素未谋面 ,但我相信——我们的心,是一样的。

江湖再见。

(占tag致歉)写给我的亲友们

又是一篇感慨
走了很多人,突然的有感而发。
我爱我的宝贝亲友们。



其实在不久之前,我跟他们中的很多人也是刚刚认识呢。

初入江湖的第一个月,我还是个瑟瑟发抖的云梦小萌新的时候,基本上是一个人度过的。那时候什么也不懂,只是努力想要跟上大家的节奏和步伐,努力地想要前进。

后来我有了一位师父,他是很好的师父,尽管他总是说自己不称职,我依然很敬爱他。就算他不告而别,我依旧好好的待在他的师门。即使整个师门只有我一个人了,我还是想等他什么时候回来看看,看看这个江湖,看看我。

第一个情缘是个很温柔的华山小哥哥,他很好,只是骗了我。那些事情不足道,便一笔带过吧。第二个情缘是个很好的暗香小哥哥,很乖也很可爱。只是他总是让我难过,我们就没有了后来。现在的情缘缘是个武当道长,虽然是个小姐姐,但是她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蹲第二个情缘的那天我遇到了我的阿爹,一位云梦奶爸。他说他会宠我爱我,于是我就成了帮派的小公主,在那里我也认识了很多有趣的朋友,阿爹的可爱室友柠檬茶叔叔,总是被我气疯的暴躁轻烟……阿爹家的师兄们也待我很好,比如经常陪着我玩的阿远师兄,第一个夸我是九千大奶的南宫师兄,还有不是阿爹的徒徒却莫名其妙叫他大人的可爱的你好师兄,大家都是很棒的人呐!

在江湖混的久了,不知不觉就有了六位兄长,两位姐姐。是谁就不必赘述,总而言之他们都很宠我。

橘子跟禾楚算是我的损友吧,虽然我们经常互相嫌弃,但是谁被欺负了我们总是一致对外的。我跟他们也算得上无话不说了吧,虽然他们叫我娇喘颜这一点让我很无奈,总之还是很喜欢他们的。

在这个江湖里,我还有许许多多的朋友。有的只是一面之缘就一见如故,也有的是慢慢相处才成了好友。但是他们都一样,都是我的小可爱。

有这样一群很棒的亲友,我超级幸福的。

因为有了你们,我才爱上这片江湖。




结束啦。
最后的最后希望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伙伴。
爱你们。
大家都是我的宝贝。
你们是我在江湖最美好的回忆,此生相遇,三生有幸。

【仙界沙雕向】一条辣鸡锦鲤的自述

依旧沉迷搞事情无法自拔。
走人设。
我就是霸道书仙家的宠物鱼。

“爱生活,爱主人。”
“我家主人明明是攻!不接受反驳!”
“嘤!吹爆右玉太太!吹爆!”(ΦωΦ)

作为瑶池唯一一条七彩锦鲤,我可以自豪的说,我!是整个仙界!的八卦小能手。

很久很久以前,我还是一条单纯小锦鲤的时候,就听说了萧上仙的光辉事迹。这些事迹可能不止重塑了我的三观,还重塑了我的智商叭。

嗯,所以我才像个智障。

后来……当我快要修成人形的时候,遇到了一只野鸡(划掉)凤凰。

天知道为什么一只凤凰会在仙界!!!还是只白凤凰!!!

我当时超害怕,在她盯着我看了hin久之后,期期艾艾的问她:“凤凰……吃鱼嘛?”

那时候我看起来肯定是特别智障!她一只凤凰都笑出猪叫了!!!

你问我之后呢?哦,那只凤凰现在是我的拜把子大姐,上次还送我一把红红火火的羽毛扇子来着。

不过遇到主人之后,我才觉得原来人生……哦不,鱼生,居然可以如此多娇。

那天,可怜的我只是打了个盹,醒来就发现自己身在一处宫殿。正当我感到非常jio 望的时候,书仙大人!也就是我家主人!自带圣光的出现在我面前!

然后,我就知道他只是把我捞上来做灵宠这个事实。讲实话,那时候我是很庆幸的,不是要吃掉我就好!
啊啊啊!主人好帅!吹爆吹爆!

就这样,我每天看着主人的盛世美颜,偶尔跟着凤凰出去吸吸猫、跑到人间疯狂shopping之类的,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如果隔壁大头酒仙没有勾走我主人就更好了。

如果右玉太太能给我的珍藏话本签个名就好了。

啧,今天也是忧郁的一天呢。

结束啦!同学们!
时隔多年的更新(沧桑.jpg )
咳咳咳。下一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到时候再说吧掰掰各位!

我知道江湖有我。

莫名的感慨。
想写这么一段话很久了,直到今日才真正动笔来写。
希望为时不晚。

仿佛转眼之间,我在这偌大的江湖之中,整整有三个月了。
从最开始的懵懵懂懂,到现在小有成就,其中过程不必赘述,只是觉得感慨颇多。

刚开始,我觉得江湖很大,大到四顾身边,没有一个熟悉的名字;而现在,江湖又好像很小,小到随便在当前说句话,就有一个亲友回应。

我想这就是江湖的妙之所在:两个萍水相逢的人可以亲如兄弟;一群素昧平生的人能够结为至交;甚至通过一个人就能认识一群人。在这片江湖,每个人都潇洒恣意,每个人都有一个不羁的灵魂。

这三个月,如同一场大梦。好像在这梦里,我已走过一生。

而这江湖的繁华从未落幕。每个人心里都有属于自己的江湖,我的江湖里,有爱、有笑、有泪,却无恨无悔。

这江湖里,我遇见过很多人,有的风趣,有的沉郁,有的欢欣,有的悲切。不管是再未回来过的师父也好,宠我爱我的阿爹、师兄们和兄长们也好,都是很好很好的、我从来不后悔遇见的人——更是我爱的人。

无关风月,只念旧时旧事的点点滴滴。

或许总有一天,这江湖会将我遗忘。

但我不悔来这江湖走一遭,风雨也好,晴空也好,都是满满的幸福。

我知道,有人记得,我也记得——
悠悠江湖,曾经有我。

                                                  薛辞颜     
                                                2018.10.13

到这里结束吧。
谢谢陪伴我的朋友们,有你们真好。     
我爱你们。

【琼萧】无脑小甜饼①

拼音首字母梗注意
清水小甜饼向/ 你猜猜我想干什么
嘿嘿嘿
总之准备好就对了
华山:旻琼
武当:萧笑尘
咦嘻嘻嘻嘻我就是要搞事情




A:安好足矣
旻琼病的有些严重。
萧笑尘既要亲自照顾他,又要修炼悟到,累的眼下乌青。
旻琼自然不舍得萧笑尘为他如此 :“其实你不用担心我,过不了几天就好了。”
萧笑尘十分认真的拒绝他:“不行。你是我的人,自然该我亲自照顾。而且……于我,你安好便足矣。”


B:不求长生
旻琼:“你们武当修道是为什么呢?”
萧笑尘:“自然是问道求长生啊。”
旻琼有点恐慌:“那……都说大道无情 ……你肯定会选择长生吧?”
萧笑尘笑了:“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可我不要长生,我只要你。大道无你,便不是我的道了。”
况且,你是我夫君,我怎么可能不要你。


C:初见倾心
两人第一回见面,是在风帘翠幕的金陵城。
那时候萧笑尘还是个经常去点香阁看望蔡师兄的穷武当。
那日他又双叒叕被蔡师兄赶出来,正坐在酒馆忍不住地抱怨蔡师兄的不近人情,一抬头,便看到旻琼光风霁月的模样。
两个人不知怎么一见如故,聊了几句便说好不醉不归。
后来,就把心丢在对方怀里了。



小学生文笔……最近脑子不太好,抱歉啦。

【仙界沙雕向】仙门风月

沙雕脑洞,不喜勿喷。我们是联文,联文……
人生突然有了勇气。
希望我还能活着……
短小慎入……

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正文………………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在仙界。
别问我为什么仙界的人会写同人,我也不知道。
今天,就让我七彩锦鲤薛辞颜带你们走进《818仙界那些事儿》。
咳。还是正经点。总之,这个仙界很不正常,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样仙风道骨……
讲实话,我们仙界也没什么好玩的,就是整天云雾缭绕,然后有一堆宫殿什么的。
不过,仙界的那群神仙们倒是挺有意思,个个都是人才。
就从惊鸿殿那位狐仙大人萧笑尘开始说起好了……萧上仙确实长得好看,用人间的话说,大概是倾国倾城玉树临风?我不知道这两个词是不是可以一起用,你们也别太在意细节啦XD……不过我们都知道这位萧上仙真真是道貌岸然。想当年我初成人形就知晓了这位大人的光辉事迹,什么三界的小美人都为他痴狂啊,还有调戏水神大人我白姐啊等等等等简直数不胜数;为他跳瑶池闯南天门撞惊鸿殿大墙的姑娘更是多如牛毛,但是他都视若无睹。要是以为萧笑尘这厮是不近女色不通人情,那你就错了。用人间的话,他就是一妥妥的渣男。人家说了:“不过一场你情我愿,何必在意?”从那时候我就知道,这萧上仙,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惊鸿殿隔着条天河,住着的是茶仙。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仙界的神仙们都叫他琼妹(虽然他自己说是琼哥)——那位大人叫旻琼来着。可是他明明气质出尘,浑身透着一股雅致的味道,我真是想不通这样的人怎么就被叫成琼妹呢……说来也是我那时候傻才这么觉得,到现在才知道,这仙,真的是不可以貌相。这逗比谁啊?还我男神来!!!
茶仙大人的香茗殿隔壁——住的是那位酒仙。不说话的时候是真帅啊,但是一开口,怕是要幻灭。明明叫叶致清这种文艺感爆棚的名字,结果……简直浪费那一身的酒香……而且我主人跟他是好朋友!我的主人!怎么会喜欢这么个智障!啊啊啊!!!
咳咳,冷静一下。
完全冷静不下来啊!!!
好了就让我们突兀的结束吧!!!
咳,不存在的。
这群神仙之间的爱恨情仇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以前也不是没有人写过。上个月发行的右玉太太的琼萧本子《撷我仙鹤》也超级棒!安利一口!咳……总之他们之间的故事……你们懂得……
咳咳,不说了,隔壁凤凰找我去吸猫……别问我为什么一条锦鲤敢吸猫……这都不是问题……
溜了溜了!下期再见!




@司南生 下一个是你!宝宝要来抓你了!

萧笑尘的十种吃法⑤

很好,茶茶的烹饪课堂又开课了。
本次教学任务艰巨,但是还是要认真!努力!
以上均假(划掉)
好了,让我们一起走进今天的烹饪课堂。
茶茶教你学烹饪,今天教大家一道映日湖肉羹。
      ——————本节目由萧受尘后攻群独家赞助播出

首先你需要购买一只去头萧笑尘。为什么我不想说,自己去看隔壁 @沈撩 的汤。
注意事项:萧笑尘是一种极其狡猾的生物,最好不要徒手抓捕,请到正规的萧笑尘贩卖场所“萧受尘后攻群”购买新鲜的萧笑尘。

好了让我们来介绍材料。
材料:新鲜的去头萧笑尘一个,寻宝狗一只,魏龙阳一个,楚安陵一个,刀镇恶一个,王猛一个,齐无悔一个,张洁洁一个,以及江南特供水牛肉一块。
嫩豆腐一块切丁,香菇一碟切丁,鸡蛋清一个,葱花一碟,胡椒粉,盐,香油,淀粉,鸡汤。


萧笑尘、寻宝狗等等全部去衣洗净再去皮。小心的取出内脏,再把肉切成小丁,腌制备用。

将牛肉剁碎,尽量保持与香菇和豆腐一样大小,用凉水调开。将鸡蛋清取出打散。

水烧开,将所有肉丁倒入,撇去血沫后捞出。

将准备好的鸡汤煮沸,倒入香菇粒和豆腐,最后放入焯好的肉丁煮开。

加入少量淀粉,向同一个方向搅拌均匀至絮状,撒入葱花,滴加少量香油。
…………………………………………………………
现在,香气扑鼻的映日湖肉羹就做好啦。品尝一下自己的劳动成果吧!

啊哈哈哈终于写完了,然而还是短小。
但是没关系,短小精悍嘛。
不要太在意细节,还有以上均假,请勿模仿。
咦嘻嘻嘻嘻楚留香第一泥石流坊坊主了解一下吗?